<font id="c7tlj"><del id="c7tlj"><video id="c7tlj"></video></del></font>

    <thead id="c7tlj"></thead><th id="c7tlj"><mark id="c7tlj"><i id="c7tlj"></i></mark></th>
    <i id="c7tlj"></i>
    
    
    <i id="c7tlj"></i>

    <font id="c7tlj"><del id="c7tlj"><track id="c7tlj"></track></del></font>
    歡迎光臨南通大學附屬中學!
    設為首頁| 聯系我們| 加入收藏
    正在加載數據...

    北京十一學校改革記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16年05月04日 點擊數:

        取消行政班、推行走班制,建立學科教室,取消班主任,實施咨詢師和教育顧問制度,設立大學先修課程、自修課程、棗林村書院……

      這里的生活豐富多彩:學生開辦“銀行”、廣告公司、咖啡館、書店,組織、導演自己的戲劇節,主持食堂飯菜質量評測……

      這里的學生百花齊放:有學霸,更有營銷強手、動漫奇人、卡丁車高手……

      這里的校園別具一格:教師從容,學生自信,落落大方是他們留給人們最深的印象。

      這一切,從何而來?記者深入北京市十一學校,研讀她的不一樣。

     

    4000多名學生,4000多張獨一無二的課程表

      課程,是選擇的。當選擇成為校園主題詞時,思考便成為常態,每一位學生都無法回避。

      943,十一學校高二學生陳天澤走在通往數學教室的路上。

      課間,奔向不同樓層的學科教室,“行走”成為學生最鮮明的動作。

      “課堂改變,學校才會改變;課堂高效,教育才會高效;課堂優質,學生才會卓越;課堂創新,學生才會創新。”《十一學校行動綱要》這樣寫明。

      獨特的走班制,正是源于對課堂低效的反思。學校意識到:統一的課程無法滿足不同個性的不同需求,必須因材施教,進行多元課程體系的開發。

      2011年,分級分類課程、走班選課在十一學校高一年級全面實施,現在已在全校推廣。這是一個獨特的課程體系,不分國家課程、地方課程、學校課程。200多門選修課,包括語言與文學、數學、人文與社會、商學與經濟學、綜合實踐等9個領域。33門職業考察課程,涵蓋金融、經濟、信息技術、法律、醫療等門類。

      對于語文、數學等“必修課”,學生可根據實際水平和學習需求選擇不同層級的課程。比如數學由易到難分為15等,最易的數學1適合今后大學里讀文科專業的學生選修,數學2、3是針對高考理科的課程,數學4是競賽班的課程,最難的數學5,是大學先修課。

      班級統一授課消失了:4000多名學生,4000多張獨一無二的課程表。

      然而,學生自己選擇課程和給學生安排課程完全是兩個概念。“毫不夸張地說,我一開始是用腳趾頭選的課,不考慮自己的情況,結果碰得頭破血流。”陳天澤回味,“正因為如此,選擇才顯得如此重要。”

      1500。陳天澤來到藝術館,他要上“影視編導與設計”課,同學們稱其為“拍電影”。學校取消了原有的音樂、美術課,開設了以戲劇為主的綜合藝術課程。

      非常喜歡電影的陳天澤毫不猶豫地投入了這門課中。導演、攝像、編劇、美工、演員、剪輯等各個工種,是學生們從未接觸過的。

      一學期后,每一個“劇組”都能完成劇本編寫、實際拍攝、后期處理、宣傳放映的各個環節。“這帶給我們很多挑戰,也帶給我們很多歡樂,這是生命成長的渴望。”陳天澤說。

      “細細想來,十一學校給了我許多的機會和平臺。她不把學生‘囚’在教室里背書、做題、考試、在單一價值觀里活著,她讓我們知道:世界原來是這樣。”陶澤平同學感慨。

      在這樣的一個學期里,會有400多位同學和他一起上課。他可能在數學5的課堂中是學霸,但在《歌舞青春》的戲劇課上可能成為被人支配的角色。

      學這些課程,不僅有分數的評價,還有分析報告,文字性的激勵,提示下一步改進的“診斷”。“經過一年半的時間我們發現,當學生在校園里被尊重、被信任、有選擇的時候,他會變得更加自尊、自信。有選擇才會有責任,有責任才會有成長;有選擇才會有自由,有自由才會有創造。”周志英老師說。

      校長語

      李希貴:課程一詞是從拉丁語“Currere”延伸出來的,它的名詞形式意為“跑道”。課程就是為不同學生設計的不同軌道。課程的獨特價值就是應該尊重某一個特定孩子的需求和不一樣的成長方式。在不一樣的生態環境里,這棵樹才有可能變得不同于那棵樹。

    沒有講臺、講桌,師生同處學科教室

      任何一位老師都不可以輕慢學生、忽視教學。給學生創造更多成功的機會,學生能做的,教師不要包辦

      在十一學校的教室里,你不會發現講臺、講桌。

      “它意味著,教師只能站在學生中間,平等的對話交流成為常態。”語文教師閆存林如此解讀它們的消失。

      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其中有文件把教育視為服務業,這讓李希貴吃驚不小。“當教育成為服務業,就必然以客戶的滿意度作為衡量我們工作的重要指標。過去的教育,我們僅僅讓上級肯定,或者讓家長滿意,孩子的苦累都是我們追求業績的代價。今天不行了,我們必須把他們的酸甜苦辣放在心上,把創造快樂的校園當作我們共同的追求,由孩子們來評價我們的工作。”

      

    師生平等成為校園生態。慣有的教師辦公室沒有了,學科教室出現了。

      學生們編撰的《十一學校詞典》這樣介紹學科教室:學科教室是每位老師的工作地點,不同學科的教室布置得各具特點。走班的同學根據課表前往不同的學科教室上課。為方便學生查閱資料、補充知識,每間教室后面的書架上還放置這一學科的相關書籍。此外,功能教室還配有電腦、打印機和實驗器材等設備。

      不一樣的教室有不同的主題詞,不同需求的同學有了不一樣的去處——教室,成為學生最喜愛的地方。

      214教室被學生稱為“最像語文教室的教室”“最適合閱讀的地方”。書畫、書架、詩詞墻,古雅之風撲面。

      而在王春易的生物教室里,學生們和這里的花草魚蛙一起呼吸、生活。小魚是怎么產卵的,花怎么忽然開了……有發現,就會有探索。

      地理教師汪春燕直呼,課堂動起來了。曾經的課堂,一個“主角”,多個“聽眾”,一個課件,多人復制?,F在的課堂,人人都是“主角”。環境的變化帶來教學的變革。“從實驗中找知識,知識就有了根;從字面上找知識,知識就成了點綴。”

      當學校成為智慧勃發之所,活力煥發了。即便是高三學生,也因此改變了復習方式。復習寶典換成了自主復習的學習規劃書,實驗探究、小組討論、答疑解惑。

      高考結束的第二天,王春易來到生物教室。剛參加完高考的學生回來讀書;一撥又一撥學生來給花草松土、澆水……她心中涌起從未有過的甜蜜。

      在十一學校,除了學習知識,還能獲得什么?

      學生的回答是:生活方式。這里很自由,課余時間也很豐富,學生們可以打球、看電影、聽講座,或僅僅是聊天、發呆。

      小學段出現,更讓人不可想象。所謂的小學段就是在一個學期中間,劃出兩周的時間,這是學生完全自由的空間,任何學科不得布置任何作業。

      有這樣大塊的時間隨心所欲,不擔心學生“撒歡兒”嗎?回答是:當然會有無所事事,當然會有浪費。但放手,才會成長。

      在自主研修學院,段思迪同學意識到一個完善的計劃是多么重要。“如果課余時間都在娛樂,那么上課時間是遠遠不夠消化吸收所學到的知識的,所以我們必須在學與玩之間做出選擇,而在這個過程中,我便獲得了自我的約束能力,同時學會了如何規劃時間,我想這比學習更使我受益。”

      校長語

      李希貴:我們在整個學校設計、課程設計上,有一個關鍵詞叫“頂天立地”,上頂國家標準,下立學生需求;既追求學生人格的健全培養,又立在學生的知識能力;既頂在最卓越的學生,又立在后面的學生。每一類學生都能“活”下來的學校,就頂天立地。

     

    辦一所有個性的學校,培養一群有個性的學生,當一名有個性的老師

      學校,必須留有空間。有時候因為敬業,有時候因為熱愛,反而縱容了過度的教育力量,孩子們身上剛剛萌發充滿生機的枝枝杈杈,常常被過早地冠以“旁逸斜出”而扼殺。

      沒有行政班、沒有班主任。當學生把一個真實的自己展現在老師面前時,教育者與被教育者會有怎樣的摩擦?

      “確實捏了一把汗,盡管我咬著牙鼓勵老師們,但是我內心也非常擔心。”校長李希貴并不回避當初的窘境。剛開始推行走班上課的時候,為求平穩,既保留了班主任,又新設立了導師。

      糟糕的事情出現了,保留班主任,不僅班主任失去履行原有職責的條件,導師的工作也難以進入。

      不破不立。徹底的導師負責制開始了。任課老師重點關注學生的學習,咨詢師為學生的規劃提供幫助……這樣一來,老師已從單純的傳授知識轉化為教書育人。

      “老師專注的不光是專業,他要向教育者、教育家的方向轉變。”學部主任于振麗認識到,學校所有變革的核心,就是從關注學科、關注學校轉化為關注每一個學生個體。

      一定程度的自由會讓一些學生有隨心所欲的感覺。一個沉溺于網絡游戲的孩子實在太過分了,于振麗禁不住想找他談談。

      “談什么?”男孩反問。

      “談你的學習,我覺得我得關注你。”

      “回頭再說吧。”男孩漫不經心地回絕了。

      要不要用什么招“治”學生?

      “我只能等待,在等待過程中,創造條件,做工作。”在于振麗看來,做比沒做說不定效果還差——“你在學生心里引起積怨,他更不會真正從心里服你。”

      “其實,誰甘心自己在那個位置?只要他慢慢地看到原來跟他在一個水平的同伴發生了變化,這可比你給他樹立那些優秀學生做榜樣,對他的觸動大多了。”

      老師的權威被削弱了,但與此相應的是,學生更真實,自然了。

      “我推一個電腦車在走廊里走,要上樓梯,有的孩子會說,老師我幫你推。有的孩子會說,老師你需不需要幫助?有的孩子就會跟沒看見一樣。”在張美華老師看來,實施教育,需要等待和喚醒。如果是硬性的規定,反倒會拉開距離。一旦學生認為某種行為應該成為一種必須的時候,可能對他的觸動更大。

      現在,來幫助老師的人比原來多了。老師跟孩子們相互擺脫了很多的羈絆。大家都更自然,更健康。教育變得純粹、簡單。學生與老師沒有利益的牽連,學生就容易、主動接受老師的“說教”。

      這就是現在的老師:不是為班級,不是為學校,只是為了學生的成長、進步。這就是現在的學生:不用討好老師,不用裝出什么樣子。對雙方而言,都是一種破繭而出的清爽。

      校長語

      李希貴:在傳統的學校里,教育的全部意義可能就是教給學生知識,培養學生的能力??墒?,如果我們從教育的終極目標看,卻應該是通過挖掘他們的潛能,培育他們的人性,不斷推進孩子們的社會化,讓他們走向成熟,學會自我生存。 (光明日報記者 靳曉燕)

    pk10牛牛全天稳赚计划